圣诞阿姨

  这里是芬兰的某个小山村。

  一个身材发福的男子正大汗淋漓地走在雪路上。他的胡子是白的,眉毛是白的,连呼出的气也是白的。

  “啊呀,糟了糟了!都怪闹钟坏了,再不快点赶路,就赶不上会议了。”

  忽然,他发现前面有一位微胖的女子也在赶路,手里拿着一张地图。

  听到脚步声,她回过头来,看到他,女子有点吃惊。

  “唉,请问……”她问道。

  “什么事?我正在赶路。”

  “先生,您是不是圣诞协会的人?”

  他停下脚步,紧紧地盯着这位女子胖乎乎的脸。

  “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协会的?”

  “这么说来,您真是……”

  “我是意大利分会的。”他挺起胸答道。

  “啊,是吗?太好了!我今天去报到,迷路了。”

  “报到?噢,你是新来的工作人员吧。刚才失礼了。”

  “不,我不是……”

  “那我们一起走吧。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。你第一次来就迟到这可不大好啊。快,快,跑起来吧。”

  说着,他跑了起来。

  微胖的她也连忙跟上去。

  小小的山岗上矗立着一幢红色尖顶的房屋。也许是刚扫过雪,房屋周围排列着几个小山一样的雪堆。

  两个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房屋。

  “嗯,终于赶上了,没有迟到,太好了。”

  他摘下围巾,回过头来看时,女子的踪影已经不见了。

  “哎,她去哪儿了?”

  不管她了。他独自嘟囔着马上爬上螺旋阶梯。螺旋阶梯的上面就是会议室。

  他推开门走进去,狭长的会议桌两边,分别坐着五个人。这时,十双眼睛正齐刷刷地向他看过来。虽然他们的服装和

  肤色各不相同,但是所有人都长着白胡子、白眉毛。

  “又是掐着点到啊!”非洲分会的圣诞老人说道。他黑色的皮肤衬着白色的胡须,对比分明。

  “很抱歉,从意大利来太远了。如果能使用驯鹿雪橇就好了。”

  “那可不行!”一位戴眼镜的男子挥动着食指说。他是德国分会的圣诞老人。“在平常的日子使用驯鹿雪橇是严格禁

  止的。如果确实需要,必须提出申请,经过全体会员同意才行。”

  “知道,知道。”意大利圣诞老人摆摆手,“所以,我才没有坐雪橇来啊。”

  德国圣诞老人点点头,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。

  “嘿嘿……好像还缺一个人,不是吗?哈哈,是会长还没有到呀。原来,我不是最后一个呀。”

  “你高兴得太早了。”英国分会的圣诞老人说道。“你知道,会长今天将要离任。因此,圣诞节来临之前,必须确定

  一个新的人选。今天会长先生就会把他的继任人选介绍给我们。会长没有到,可能是办理手续耽搁了。”

  “是吗,有新的伙伴到来?真是令人期待呀。”

  “会长是美国分会的圣诞老人。要当他的继任人,可不简单。那个国家小孩的人数多暂且不说,对孩子们的刺激也很

  多,不是新奇的礼物还得不到他们的喜爱呢。”英国圣诞老人捋着胡须说道。

  “就这一点而言,日本最好。”法国圣诞老人说道,“我听说那里小孩的数量在不断减少,不是吗?”

  一直坐在角落里沉默寡言的日本圣诞老人缓缓抬起头来,说道:“你说得没错,这让人感到气馁。不仅如此,几乎没

  有哪个孩子真心等待圣诞老人。他们失去了梦想。”

  就在日本圣诞老人感叹的时候,会长打开门走了进来——白种人,高鼻梁,身材比在座的任何一位都要胖。

  “大家都到齐了吧。”他扫视了一下会场,坐到自己的位子上。小小的椅子似乎容纳不下他。他清了清嗓子,说道:

  “今天距圣诞节还有二十天。根据惯例,我们召开圣诞老人会议。第一项议题是选举下任会长。这是由会长指名选举产生的。我希望由副会长来接任我的职务。诸位有无异议?”

  没人提出异议。大家一齐向荷兰分会的圣诞老人鼓掌,因为他就是副会长。

  会长似乎很满意地细眯着眼睛,继续说道:“那么进入第二项议题。我把美国圣诞分会的圣诞老人候选人带来了,在这里介绍给大家。可以吗?”

  大家点点头。于是会长站起来,走出会议室。

  “会长推荐的人选,肯定没问题。”英国圣诞老人说。

  “他会是什么样的人呢?有新伙伴加盟,真是令人兴奋!”意大利圣诞老人两眼放光,情不自禁地唱起拿波里民歌。

  这是他兴奋时的癖好。即便周围的圣诞老人因为他的高声歌唱而皱起了眉头,他也全然不在乎。

  “我想提醒一句,他只是一名圣诞老人的候选人。没有全体会员的同意,他是不能加入协会的。”德国圣诞老人以事务性的口气说道。

  “话虽这么说,那不过是个形式而已。迄今为止,还没有不曾获得全体同意的先例。”英国圣诞老人回应道。

  “不过,我入会时可是费了不少周折,”非洲圣诞老人开口了,“就因为我的肤色。”

  “如果你觉得受到歧视的话,那肯定是误会。”英国圣诞老人一字一句地说道,“当时我们讨论的是怎样才能消解人们印象中的差异的问题,谁也没有种族歧视的意思。”

  “肤色与圣诞老人的形象有差异这句话本身就是歧视。圣诞老人原本不过是个偶像。人们怎样去想象他,那是每个人的自由,是不是?”非洲圣诞老人的语气很柔和,但是目光却很严厉。

  “尽管如此,还是有一条基本线的。比如北欧人的白皮肤、轮廓分明的面孔、白眉毛和白胡子,还有红衣裤,这就是圣诞老人的形象啊。”

  “那不过是欧美人随意创造出来的。如果当时我们也在的话,圣诞老人的肤色可能会更黑一些。”

  “你说是随意创造的,但也不是没有原型。这个原型就是欧美人,没有办法呀。”

  “哈哈,”非洲圣诞老人瞪圆了眼睛,盯着英国圣诞老人,“你说原型是欧美人?”

  “难道不对吗?”

  “不对!”

  “圣诞老人的原型,”荷兰圣诞老人缓慢说道,“你知道,他是基督教的圣人尼古拉斯。圣尼古拉斯是利西亚首都缪拉的司教。利西亚古国现在在土耳其境内,土耳其是西亚国吧。”

  非洲圣诞老人满脸胜利地看着英国圣诞老人。

  “是,是吗?是西亚啊。那我更正,是我错了。总之,从结果来看,我是同意你入会的,所以并不存在歧视之说,是不是?”

  “我很感谢。我只是想说,我入会时并不顺利。”

  “呀呀,我希望今天能够顺利通过啊。”法国圣诞老人一副厌倦的神情,“一旦讨论起来就会没完没了。我们还要准备圣诞节分发的礼物呢。”

  “今年流行什么呢?”日本圣诞老人问道。

  “是啊,我们国家与你们那儿不同,不把圣诞节当节日看待,所以也没什么流行的东西。只是一家人围坐在bǔchedeNoёl的旁边静静地度过。bǔchedeNoёl你知道吗?像圆木一样的蛋糕。说起给孩子们的礼物,首先就是书和笔吧。对那些还不识字的小小孩,就送一个玩偶或长绒玩具什么的。”

  “日本孩子想要的大概是游戏吧?”意大利圣诞老人语带讥讽,“不是国际象棋,而是用电脑操作的电视游戏。最近,不光是孩子们玩,连大人也沉缅于游戏当中,父子共抢一个游戏机,据说并不少见。你只要发给他们游戏机就行了呀,岂不轻松?”

  日本圣诞老人似乎被人戳到痛处,皱起了眉头。

  就在这时,门咔嚓一声打开了,会长进来了。

  “来,请进。”

  看到跟着会长进来的人,意大利圣诞老人大吃一惊,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。不,大吃一惊的不止是他一个人。

  站在门口的,是和意大利圣诞老人一起赶来的那个略显富态的女子。

  “会长,这位女子不会……”意大利圣诞老人的质疑代表了大家的心声。

  “看来,我需要做个解释。”会长扫视了一下会场,说道,“在我选择下一任候选人时,我决定要打破现有的所有限制。促使我下定决心的契机就是非洲圣诞老人入会时的审议会。看到他,我就想,下一任美国圣诞老人的选拔,必须把黑人也纳入进来。不,不仅如此,除了人的资质以外,不应该设置任何条件。其结果,我认为她是合格的圣诞老人。哎,你的名字是……”会长问道。

  “杰西卡。”

  “杰西卡,很好的名字。不过,从今天开始,你将拥有一个新的名字,那就是美国圣诞老人。当然,”会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“你还要得到这里所有的人的同意。”

  “请大家多多支持。”杰西卡莞尔一笑,意大利圣诞老人和其他几位圣诞老人不禁对她也报以一笑。

  “会长,会长,一位女性圣诞老人总有点……”德国圣诞老人耷拉着眉毛,一脸困惑。

  “你很熟悉规则,这与规则并不抵触,不是吗?”

  “确实不抵触,不过我们没有想到会是个女性候选人。”

  “那不就行了吗?”

  “她没胡子呀。”法国圣诞老人说道,“怎么办?”

  “没有胡子就不行吗?”会长问德国圣诞老人。

  “作为一个标准的圣诞老人,他要有白胡子、白眉毛、红外套、红裤子等等。”

  “必须这样吗?”

  “必须倒不是,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例外。”

  “不,你说的不对!”突然站起来的是来自澳大利亚的大洋洲圣诞老人。“大家还记得吧,在我们国家,圣诞节时正好是盛夏。那套标准装束对我来说太难受了,因此我提出了更改申请,并得到了大家的同意。现在,我是穿着短袖花衬衫,踏着滑水板去分发礼物的。”说着,大洋洲圣诞老人做出冲浪的样子。

  “不过短袖衬衫的颜色应该是红色的。这里还有你的保证书。大洋洲圣诞老人可穿短袖衬衫,但颜色须为红色。这不是无视规则,而是灵活对应。”

  “在我那儿就可以不穿红衣服。”非洲圣诞老人说,“开始,因为炎热,免除了外套和裤子,但要求我必须穿红色斗篷。可是当我穿着红色斗篷走村窜寨时,狮子受到红斗篷的刺激奔袭过来,差点把我吃了。从那以后,就允许我穿绿色服装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换成绿色?”意大利圣诞老人问。

  “因为与绿树绿草颜色一致,不显眼啊。”

  “嗯,当了圣诞老人,却又不想太显眼。哼哼。”

  “你们说的我都明白,那都是因为各自的国情不同啊。”德国圣诞老人小声嘀咕道。

  “不,仔细想想,这个问题实际上远远超出一个国家的范畴。”会长说,“为什么呢?因为人类的一半是女性。女性不长胡子,那么女圣诞老人也就不要胡子——我们只要这样改变一下规则就行了。”

  “她年轻,眉毛也不白。”法国圣诞老人说。

  “圣诞节的时候,我可以把眉毛染白。”杰西卡仍然笑微微地说道。“那样,与白雪也很般配。”

  “要把眉毛弄白,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方法。”意大利圣诞老人走到杰西卡的身边,拍着胸脯说道,“我刚入会的时候,眉毛胡子还不太白,很辛苦。不过最好不要去染色或脱色。用小麦粉,从头顶上浇下来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  “意大利圣诞老人!”德国圣诞老人斥责道,“她还没有得到我们的承认。”

  “啊,是呀。”意大利圣诞老人挠了挠头。

  “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。”会长说。

  “为什么圣诞老人必须是男性?”

  会场霎时安静下来。这时——通常都是这样,博学的荷兰圣诞老人站了起来:“那是因为圣尼古拉斯就是男性。”

  “这我知道,可是,圣尼古拉斯并不等于圣诞老人吧。起源也许是这样,但是圣尼古拉斯的传说在流传到世界各国的时候,他的形象也在不断变化。很多国家就把圣尼古拉斯和圣诞老人区分开来。比如,在你的国家,每年12月5日就有一个叫作辛塔库拉斯的老人从西班牙坐船而来,向孩子们分发礼物。这个辛塔库拉斯就是原样地继承了圣尼古拉斯

  的传说而存在的。换句话说,圣诞老人完全可以与圣尼古拉斯分开来看待,不是吗?”

  会长学识之渊博丝毫不逊于荷兰圣诞老人。经他这么一说,大家就都默不做声了。

  “我来说几句,可以吗?”一位圣诞老人举起手来。

  他是日本圣诞老人。“我认为圣诞老人是父性的象征。”

  全体会员都看着他。在大家的注视中,他继续说道:

  “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,在我国,父亲的地位一落千丈。孩子们认为,父亲不过是往家里存钱的人,除此之外他就是一个碍事的家伙。原因有很多,不过显而易见是父性被轻视了。他们以为不要父亲也没关系。他们不愿去理解为什么

  父亲挤着地铁、受着上司的训斥还要汗流浃背地去工作。他们的思维就是,只要给我礼物,对方是不是圣诞老人无所谓。所以在这种情形下,再出现女性圣诞老人,”他摇了摇头,“孩子们是更不会感到父亲的可贵了。圣诞老人,可以说是父亲们的最后的一道防护墙了。”

  日本圣诞老人平时不善言谈,但是这一篇宏论大家都听进去了。会场一时间鸦雀无声。

  “我也感同身受。”英国圣诞老人慢悠悠地说道。“不光是日本,全世界都在问父亲的意义是什么。也许我们真的不能轻易承认一名女性圣诞老人。”

  几个人点头表示同意。这时,加拿大圣诞老人站了起来。

  “圣诞老人大概不只是父性的象征吧。重要的是要有颗爱孩子的心。爱不分父性母性。刚才那些话毫无意义。”

  他的话一说完,又有几个人附和同意。

  “不,我不认为谈父性没有意义,”平时沉默寡言的比利时圣诞老人发言了,“孩子有父亲和母亲。好的父母就是充分理解自己的职责,弥补双方的欠缺,精心抚养孩子成长。因此,意识到自己的父性和母性是必要的。”

  “可是,说圣诞老人是父性的象征这也太离谱了。”芬兰圣诞老人反驳道。

  “圣尼古拉斯明显地承担着父亲的责任,并不离谱。”别的圣诞老人说。

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都说了起来。

  “要提高父性的价值,父亲应该做更大的努力。把它推到圣诞老人的身上是那是逃避责任。”

  “世上的父亲们已经很努力了。”

  “努力得还不够。当今的父母们太幼稚了,就像孩子抚养孩子,等孩子长大以后再培养出更傻的孩子。”

  “圣诞老人竟把孩子称作傻孩子?”

  “本来就是傻瓜,我称他傻瓜有什么不对?”

  “被轻视的不光是父亲。母亲这一边也很危险。虐待孩子的母亲不是越来越多吗?”

  “现在的父母们以为只要掏钱就是抚养孩子。这样的话,孩子也不会期望从父母那儿得到爱。前不久,我收到某个幼儿园的孩子们的来信,半数以上都是向我要钱。这是怎么啦?”

  议论一发不可休。有唾沫横飞者,有拍桌子大骂者,有互揪衣领差不多要打起来的。会长连喊“肃静”,可是无济于事。事态已经不可收拾了。

  就在这时,从哪儿传来了歌声。

  是《圣母玛丽亚》。

  歌声似乎飘进了怒吼着的男人们的耳朵里。他们渐渐安静下来。

  不用说,这美妙的歌声来自杰西卡。唱完后,她看了看大家,嫣然一笑,双颊微微泛红。

  “有话好好说吧。大家都是圣诞老人,生气可不好看呀。”

  十二个圣诞老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觉得难为情。还有的人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  “哦,对了。我烤了曲奇,大家吃不吃?休息一下,喝杯茶吧。”说着,杰西卡走出了会议室。

  “哎,我来帮忙。端茶可是年轻人的事。”意大利圣诞老人追过去。

  曲奇和红茶端上来了。曲奇松软可口,散发着微微的柠檬香味。吃了它以后,刚才还面红耳赤的圣诞老人们表情都和缓下来了。

  “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荷兰圣诞老人对杰西卡说道。

  “如果是辩论的话,等用完茶点以后不行吗?”英国圣诞老人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不,我无意辩论,只是想问个问题。”

  “可以呀。什么问题?”杰西卡问。

  “你是为了什么才来应募圣诞老人的?是从孩提时代就向往当一个圣诞老人吗?”

  她微笑着摇摇头。

  “替我应募的是托米,我的儿子。我一点也不知情。”

  “你儿子自作主张就替你应募了?”

  “根据规则,他人推荐也是允许的。”德国圣诞老人插了一句。

  “为什么你的儿子要替你应募圣诞老人,而不是他的父亲?”荷兰圣诞老人问杰西卡。

  杰西卡说:“托米的父亲在他两岁的时候因为事故死了。”

  会议室霎时安静下来。

  杰西卡似乎不喜欢空气这么沉重,笑了笑,说:

  “当我知道托米替我应募时,我大吃一惊。我对他说,圣诞老人只有男人才能扮演,人家都是父亲在当圣诞老人呀。可是,他对我说,妈妈不是把爸爸的爱都给我了吗?我们不是那样约定的吗?他很生气,我没有办法回答他。”

  她转向日本圣诞老人说道:

  “我觉得父性很重要,不应该被轻视。而且,我认为圣诞老人是父性的象征。但是赋予它父性的不光是男性,同样的赋予它母性的也不光是母性。想到这些,我就决定来应募圣诞老人了。”

  日本圣诞老人微微点头。其他的圣诞老人也点了点头。

  “也就是说,外形姿态并不重要。”非洲圣诞老人自言自语道。

  圣诞前夜来临了。

  杰西卡忙坏了。

  托米睡下后,她打开壁橱,那里放着一套崭新的圣诞老人服装。因为她的缘故,红裤子改成一件红裙子,外套她也做了一些修改,看上去更苗条。帽子与其他的圣诞老人一样。帮助杰西卡设计这套服装的是意大利圣诞老人。

  化妆的时候,响起了敲窗的声音。好像是来接她了。杰西卡连忙穿上衣装,照了照镜子然后打开窗子。

  三头驯鹿牵引的雪橇浮在空中。雪橇上装载着一个巨大的布袋。

  “圣诞节快乐!美国圣诞老人。按照计划,我们已经晚了七分钟。”最前面的驯鹿说道。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闹钟。

  “对不起,能不能再等我一会儿?还没有抹口红。”

  “不行,快坐上来。”

  “真是性急啊!”

  杰西卡翻过窗子,跳到雪橇上。

  “圣诞老人,路怎么走啊?”驯鹿问道,“往年都是从夏威夷开始的。”

  “从阿拉斯加开始吧。那里最冷,我不想让孩子们等得太久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右驯鹿,左驯鹿,准备好了吗?”

  两边的驯鹿齐声答道:“准备好了!”

  “出发!抓紧绳子哟,圣诞老人。”

  一声号令,驯鹿们跑了起来,雪橇也跟着飞起来。

  “哇,速度真快!”杰西卡差点翻到雪橇后面。

  “全速飞行。今晚必须飞遍美国。再过一分钟,就要到达阿拉斯加啦。”

  “一分钟?啊呀,赶快赶快。”

  杰西卡掏出藏在衣袋里的化妆盒和口红,开始给自己补妆。

  “喂,伙计,圣诞老人开始化妆了!”右驯鹿对左驯鹿说。

  “怎么回事呀。以前那个圣诞老人胖得雪橇都拉不动,这次却来了个涂脂抹粉的女士。”

  “你们别说废话!孩子们在等着呢。”

  驯鹿雪橇在夜晚的晴空中飞驰,星星稍纵即逝。俯瞰大地,城市、高原、山川、湖泊就像高速的轮转印刷机铺开的一幅幅美丽的画卷。

  发完圣诞礼物以后,驯鹿雪橇回到杰西卡的公寓。

  “明年再见!”从窗子跳进房间,杰西卡对驯鹿们说。

  “您辛苦了。明年再见。”

  目送驯鹿雪橇远去,杰西卡回到房间,脱下圣诞服装。下一次穿它要到一年以后了。

  换上便装后,杰西卡来到寝室。托米睡得正香。

  她轻轻摇了摇儿子的身体。托米睡眼惺松地擦着眼睛,问道:

  “妈妈,怎么了?”

  “托米,穿上衣服。我们出去一会儿。”

  “出去?现在?”

  “是。”

  杰西卡给还没完全睡醒的托米穿好衣服,最后给他戴上毛线织的帽子。

  “去哪儿?”

  “去个好地方。”

  两个人走出房间,沿着公寓的阶梯往上爬。他们来到屋顶上。

  屋顶上没有照明,但是周围建筑物的灯光照射过来,加上今夜月光如水,所以楼顶上并不很黑。

  楼顶上有两个人影。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。杰西卡和托米走过去,慢慢地可以看清彼此的面孔了。他们是住在三楼的约翰和他的女儿艾米莉。

  “对不起,因为工作我来晚了。”杰西卡说。

  “没事。今晚不太冷,我和艾米莉在看星星呢。”

  “杰西卡,刚才我看到了,驯鹿牵引的雪橇从空中飞过去。”艾米莉手指着夜空。

  “那是流星。”约翰说。

  “不是,我看到的,是驯鹿。”

  “是驯鹿,我相信。可能是圣诞老人在送礼物呢。”杰西卡抚摸着艾米莉的头,面对着约翰微笑。他苦笑着点点头。

  托米和艾米莉两个人数着星星,一起玩起来。看着两个孩子,约翰缓缓说道:

  “杰西卡,我想听到你的答复。”

  杰西卡看着他。圆圆的眼镜后面,是真挚的目光。

  她微微一笑,然后点点头。

  “我同意。”

  约翰那张紧张的面孔看着看着舒缓开来,他双手抱着头,紧闭着双眼:

  “谢谢。这是我过的最高兴的圣诞节。”

  “我也是的。”杰西卡说,“这是给托米的最好的圣诞礼物。”

  约翰把她拥入怀里。可是当看到她的脸时,不禁有些讶异,便伸手去摸她的眉毛。

  “怎么啦?”

  “是小麦粉。”约翰说道,“小麦粉怎么弄到你的眉毛上了?”

  “啊啊。”杰西卡噗哧一笑。“肯定是刚才烤蛋糕弄的。”

  新年过后,召开了一次圣诞老人的临时会议。

  会议的议题是允不允许圣诞老人结婚。

  虽然意大利圣诞老人有点不情愿,但最终还是全会一致通过了。

  圣诞快乐!

  TheEnd

上一章 下一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